当前位置: 平舒冢马新闻>综合>确保“中华水塔”碧水东流——中国三江源生态保护报告

确保“中华水塔”碧水东流——中国三江源生态保护报告

热度:2964
发布时间:2019-11-24 13:55:10
来源:匿名

在青藏高原的腹地,地球的“世界屋脊”,高山和山脊隆起,冰川湿地伸展开来。在40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大大小小的溪流、沼泽和湖泊汇合在一起,形成长江、黄河和澜沧江的源头,奔流而出。

流淌了几千年的三江源滋养了中国乃至亚洲的文明。很久以前,由于人类活动、过度放牧和自然变化,这片原始肥沃的土地出现了退化和荒漠化的危机。

如何确保“中国水塔”始终是满的、清澈的,清澈的水将永远向东流?新华社记者已经追踪了很长时间才发现。

生态恶化困境下的三江源悲歌

老鼠不再在家里挖沙子,保持水源没有水喝,放下放牧鞭,离开了家...世世代代以水生植物为生的三江牧民开始尝到生态恶化的滋味。

2001年,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马多镇的牧民多杰无助地看着自家门前富饶美丽的草原变成了老鼠天堂。他说:“鼠患最多的地区每平方米有近10个鼠洞,草原很快就会变得贫瘠。”

啮齿动物在更多地区越来越活跃。截至2004年,澜沧江源头玉树县鼠害退化草地面积已超过900万亩,占可用草地面积的20%。玉树县志多县位于长江源头,草地退化面积超过820万亩。

失去植被覆盖后,一些退化的草原逐渐变成光秃秃的黑土滩,像“病毒”一样扩散到周围地区。在三江北缘,草原正在迅速大规模退化。记者深入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铁盖镇,看到流沙包围着牧民的房屋,推倒墙壁,砖房成为废墟。国家高速公路两侧的沙丘经常“爬”到公路上阻塞交通,该县不得不用推土机清理。

据青海省有关部门统计,到2004年,整个三江源地区荒漠化面积将超过3800万亩,核心地区中度退化草地将达到1.5亿亩。在黄河发源地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过去4000个湖泊中有90%以上干涸,黄河源头一度停止流动。根据分析,全球变暖是上述后果的主要原因之一。

随着水和干草的减少,牧民的生产逐渐变得不可持续。共和县铁盖乡拉岗村的牧民含泪告诉记者,一切都像梦一样从稳定的生活变成了无家可归。自2003年以来,整个三江源地区已有近10万牧民离开家园,离开世代居住的草原。近70万牧民自愿减少了饲养的牲畜数量。

牧场不再富饶美丽,牧民该去哪里?

政府大力保护生态。

三江源头生态紧急!中国水塔面临危机!牧民成为生态难民!本世纪初,媒体争相报道,三江源备受关注。

国家、部委和科研机构已派出人员前往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三江源,以应对高海拔反应,研究良好的生态恢复战略。

2005年,中国正式宣布实施《青海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与建设总体规划》,总投资75亿元,实施面积15.23万平方公里。该项目考虑到生态保护、改善民生和生产布局。同年,共拨款7亿元。

"强度大,概念超前,前所未有."当时,青海省三江源办事处专职副主任李小男表示,青海省委、省政府一再强调,要扎实推进生态管理,最好的资源应该集中在三江源地区。

推进“三江源”100多个科技项目,建立多部门协调生态监测机制,突破区域生态背景数据缺口,培养一批能够留下来工作的一线生态工作者。青海省素有“西部人才洼地”之称,将充分发挥全省推进三江源生态保护、提高效率、提高质量的作用。

与采矿、建厂、修路、架桥不同,经济发展水平“垫底”的青海省,一直坚持建设生态省的战略,“宁可错失发展机遇,也不走绿水青山之路”三江源地区国内生产总值评估将全面停止,一批高污染、高能耗行业将相继关闭,全省约90%的土地将纳入禁止或限制工业发展的区域。

经过八年的持续努力,三江源的生态恶化在2013年底得到遏制。草地草产量整体增长30%。三河每年向下游出口58亿立方米的优质清洁水。一些学者称之为“不可能的奇迹”。

2016年,经过中央政府的深度重组和审议,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系统试点在三江源头地区启动。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何万成表示,青海省以率先改革生态文明体系为任务,坚决“操作”旧体制,整合土地、林业、环保和水利执法力量,精简马多、扎多、志多和曲马来等政府部门25%,打破原有的不同规模自然保护区划分,对12.31万平方公里的公园实行垂直统一管理...

青海在我国生态文明领域树立了一批“第一”:第一部国家公园地方性法规《三江源国家公园条例(试行)》将于2017年实施;第一个生态法庭于当年在玉树成立。2018年,中国第一所国家公园研究所在青海上市。2019年,生态管理和保护站将率先覆盖园区内所有牧民家庭。

各界都保护中国水塔

三江源的“山、河、林、田、湖、草”越来越形成一个生命共同体,它们的恢复情况也在好转,促使当地牧民逐渐形成高度的生态保护意识。

记者看到,在马多县黄河乡“三九”寒冷的天气里,七名牧民在齐膝高的雪地上艰难跋涉,背着几十斤草,只是为了给在大雪中被“砍断”的西藏野驴送去“食物”。在果洛州玛沁县大武镇,记者了解到,54岁的牧民多布丹已经连续14年种草,成功染绿了戈多村数万亩黑土滩。朱福海,前伐木工人,春天每天种植40棵树苗,平均每半个月在果洛州班马县樱井真子河原始林区穿一双鞋。

越来越多的国内外专家被这一呼吁所吸引,来到三江源参与生态改善。

在杂多县昂赛镇(Onsai town),记者近日会见了来自北京大学和北京景观自然保护中心的年轻科研团队,他们为三江源生态管理提供了建议和意见,每年在研究现场停留11个月。很长时间以来,它们一直在野外奔跑和睡觉。他们满是泥污和深色皮肤,但他们喜欢这样。

中国林科院的一个研究小组刘延林,总是在高山、密林和峡谷中检查裸露的岩石,享受他的心与河流、湖泊和草地之间的对话。

北京山水资源保护中心三江源项目主任赵翔经常开车穿过陡峭悬崖上狭窄蜿蜒的“搓板路”,生命危在旦夕。在过去的五年里,他的团队追踪了100多只雪豹,发现了曾经看不见的欧亚水獭和沙漠猫,震惊了世界生态社区。

"在三江源,你的一切努力都不会白费。"来自英国的49岁的唐蕊每年在三江源跋涉近两个月,以帮助牧民更好地应对“人与动物之间的冲突”等难题。很长一段时间,“外国牧民”越来越老,但他脸上经常带着微笑。

为了三河,许多人牺牲了他们最好的岁月,甚至他们的生命。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前研究员苏建平去可可西里30多次,直到2018年死于癌症。

"要热爱三江源,一个人必须用一生的时间接近它."在对记者的最后一次采访中,苏建平这样解释了他的第一个意图。

三江源又一次丰富了。

在过去的14年里,国家在三江源地区持续投资超过180亿元。今天,记者经常看到黄河源头齐膝高的草原,澜沧江源头茂密的森林和长江源头广阔的湿地。三江源的“巨型海绵”又一次丰富而饱满,蓄水能力稳步提高。

扎陵湖镇凝视村的牧民邹马查·朗(Zoumacha Rang)表示,由于一条源于扎陵湖、经常干涸的未知河流水位不断上升,人们很难涉水过河。杂多县扎青乡迪庆村的牧民布永(Buyong)表示,他家门前修建的这座桥曾多次被河水冲走,并修复过多次。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数百名牧民中,许多人说,“草更高,水更多,沙尘暴更小,气候更好。”天空是蓝色的,水是清澈的,草是绿色的。曾经隐藏和消失的野生动物开始大规模出现在人类的视野中。

2017年10月,李雨涵,一名访问杂多县安塞镇的大学毕业生,一天之内看到了七只雪豹。去年夏天,卡车司机萧楠目睹成千上万只藏羚羊奔驰在青藏铁路第五车道北大桥上。今年1月,记者在黄河源头进行了一项调查。随行的车辆和近100头西藏野驴肩并肩跑了一场长跑。

“这里有数百个食草动物种群,旗舰食肉物种频繁出现,野生动物不再害怕人类。这些信号是三江源区生态恢复的最有力证据。”赵翔告诉记者。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生态保护部门长期以来表示,2018年最新遥感监测结果显示,三江源地区草地植被覆盖比2013年底又增加了约2个百分点,森林覆盖率从4.8%增加到7.43%,水域比例从4.89%增加到5.7%。

越来越多的三江源牧民带着“生态碗”来吃“绿色大米”。他们建立了田园音乐、西藏餐馆和“众筹”加油站,以其他地方的生态自驾团体为目标,走上了致富之路。17000名牧民成为生态管理员,人均年收入稳定在21600元。

政府在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头公园安塞大峡谷特许经营区培训了22名牧民成为生态向导。记者近日见到了香港游客傅秦永,他带着导游来到生态体验点,漫步在澜沧江附近有几千年历史的原始森林中。她暂时忘记了高原反应。“这个国家的第一个国家公园不亚于美国的黄石公园和英国的湖区。它能让人们平静下来,对大自然有一种顿悟。”

记者:蒋世强、陈凯、李亚光

新媒体编辑:卓越

贵州快三 北京28下载 福建快3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kylastoneart.com 平舒冢马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