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平舒冢马新闻>时事>丁仲礼:参政议政要说真话、有用的话,不能说虚话、无关痛痒的话

丁仲礼:参政议政要说真话、有用的话,不能说虚话、无关痛痒的话

热度:3378
发布时间:2019-11-25 09:06:05
来源:匿名

这篇文章摘自《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何王斌全保

丁仲礼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NLD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摄影/本报记者董徐阶

丁中立:做新时期的好辅导员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斌·全保

它发表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团结合作70周年纪念特刊》上

尽管NLD中央委员会主席只有一岁半,丁仲礼已经走遍了全国30个省级NLD机关,并通过讨论和访问迅速进行了彻底的调查。

“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NLD全体同志必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民族复兴而共同努力。这就是这个话题应该表达的意思。”丁中立说,“因此,我必须了解NLD同志,他们的工作条件,他们的思想和思维,以及他们的能力水平。否则,我就不知道,也不知道他们在基层面临什么困难。”

经过一年的研究,丁中立有信心,“这个团队可以放心,这个团队可以做事,这个团队的未来发展是有希望的。”

就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的前一周,丁中立刚刚从贵州毕节的一项调查中回来。这是NLD中央委员会的重点研究课题之一,也是需要长期跟踪的扶贫试点领域。正是通过这个话题,NLD中央委员会深入基层,使参政更加切实有效。

“进一步”是他任期内最大的挑战。

《中国新闻周刊》:从科学家到NLD中央委员会主席,你感觉如何?

丁中立:首先,对于新岗位上的每一个人来说,不管他们以前的知识、视野和能力有多强,都会面临很多挑战,会感到力不从心,需要一个学习过程。

在一年多的工作中,首先,我认为NLD的工作更好。一方面,多年来,NLD已形成一个成熟的工作体系,运作良好。另一方面,NLD有310 000名成员,大多数是中高级知识分子,一旦NLD需要他们,他们将做出自己的贡献。因此,无论是研究还是撰写建议,在需要时,各方都可以迅速动员起来。这是由于NLD的祖先和同事多年来奠定的基础。

然而,我们如何才能使NLD的工作超越其前任?换句话说,在我任职期间,我能为这个单位留下什么?在以前的基础上,我有什么新的发展?这是一个必须被视为最高领导者的问题,一个人也必须对自己有这样的要求。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仍然有很大的压力,因为前任的工作很好,我们是否能走得更远并产生更好的绩效结果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中国新闻周刊》:你在任期间有什么具体要求?

丁中立:如果我想问自己,我希望NLD的工作能够在过去的基础上向前发展。例如,在政治事务领域,社会服务取得了一些进展。卸任后,我会得到NLD同志的认可,他们认为我在促进NLD的发展方面发挥了作用,从而提高了NLD的社会影响力和NLD的整体水平,所以我很满意。

对于NLD的具体规划和要求,各部门首先从参与和讨论国家事务、社会服务、思想宣传和理论研究、组织建设、机关建设等方面提出了不同类别的规划。最后,NLD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决定,并敦促各部门执行。

提出对国家有益的建议

中国新闻周刊:NLD主要由中高级知识分子组成。在选择参与政治的重点时,你会考虑更多的什么?

丁中立:NLD的确是一个主要由中高级知识分子组成的民主党。其成员主要在教育、科学技术和文化领域。它属于一个专业性很强的团体,强调用更深刻的专业知识为国家和人民服务。我们有310,000名成员,在选择参与和讨论政府事务的重点时,在确定重点研究的方向时,我们与我们部门的特点有更多的联系。

消除贫困是该国的三大战役之一,与NLD对民生的关注密切相关。因此,我们积极参与。人们关心的问题,如科技体制改革、教育改革与发展、区域发展战略和生态环境,都与我们的专业背景有关。

我们强调说真话,说有用的话,不要说空话,不要说无关紧要的话,因为既然我们要向党中央提出建议,就必须借此机会说我们认为正确的和对国家有益的话,让领导们觉得值得重视或进一步研究。因此,在选择一个话题时,我们应该更多地结合我们的专业。

当然,在发生中美贸易战、中美科技战等一些共同的热点问题时,研究工作也必须参与进来。因此,我们还将选择几个不同阶段的热点问题,让大家听到我们自己的声音。

因此,从NLD中央委员会的角度来看,研究项目的安排有两个层面。一是坚守行业,根据行业说些什么。二是关注国家的重点和热点问题。从省市两级组织的角度来看,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问题受到更多关注。

《中国新闻周刊》:它会有意识地部署中长期和短期话题吗?

丁中立:NLD参政的研究课题主要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中央一级。例如,去年的长三角一体化项目和今年的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一体化都是党中央委托的研究项目。此外,围绕经济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每年主办一次高级别协商论坛。围绕政府工作报告,总理将主持一个论坛。在中央一级,NLD的建议是更长期和基本的问题,或者我们认为是前瞻性和专业性的问题。

另一方面,对于一些热点问题,我们向党中央提出的建议可以通过直通车渠道直接到达党中央高层。热点问题通常是集中在某一点上的事情,这一点更具体。这些问题将通过直通车渠道传递给中央政府高层。

《中国新闻周刊》:去年春节前,在NPC和CPPCC会议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对民主党派提出了“四个新”、“三个好”的要求。你怎么理解这个?

丁中立:习近平总书记对民主党派提出了“四个新”、“三个好”的要求。“四新”意味着新时期多党合作应有“新氛围”,意识形态共识应有“新改进”,责任履行应有“新行动”,参政党应有“新面貌”。“三好”是指一切民主党派和独立人士都应该是中国共产党的“好顾问、好助手、好同事”。

进入新时代,对民主党派提出了新的要求。他们既是“同事”又是“助手”。同时,另一个要求是“顾问”,也就是说,必须提出有价值和高质量的建议。事实上,成为“好同事”和“好帮手”相对容易,但成为“好顾问”却非常困难。

因此,我认为在新的时代,根据中国政治发展和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在世界变化的趋势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应该有新的内涵,与时俱进,有更高的要求。这与以前“长期共存、相互监督、真诚相待、同甘共苦”的十六字方针是一致的,但要求更高。

在我看来,在“四个新”和“三个好”的要求中,最困难的是成为一名“好顾问”。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坚持一些长期的研究项目。我们需要组织研究课题,组织专门委员会开展工作,同时让年轻的盟友参与研究项目,以确保继任者。

总编辑:顾万全文字编辑:李林蔚专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数据地图)图片编辑:曹立元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江苏快3投注 贵州快3

© Copyright 2018-2019 kylastoneart.com 平舒冢马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